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旅游

3个小伙辞别国企卖虾饼趁年轻攒些不一样经

2018-11-05 21:39:37

3个小伙辞别国企卖虾饼:趁年轻攒些不一样经历

在北京市北新桥地铁站附近,密密麻麻的小吃店中有一家仅12平方米的厦门月亮虾饼小店……小清新的装修风格,柜台上摆着的动漫手办,记录了开店过程的照片墙证明了店主的年轻身份。这是由1989年出生的刘雨周、杨亚致,和1990年出生的杨越淇在2013年冬天辞职创办的。

令人没想到的是,如今从早10点到晚10点在店里忙着拍虾饼、做饼和顾客沟通的三个小伙伴,在一年前都有着稳定而光鲜的工作,刘雨周和杨越淇曾在国企工作,杨亚致则在国企、外企都工作过。他们厌倦了每天重复性的工作,一眼能看到头的生活,想要“趁年轻,攒一些不一样的经历”,曾经的好朋友一拍即合选择辞职创业。

创业一年中,他们遭遇了被骗钱、和“有关部门”斗智斗勇、兄弟吵架、生意惨淡等各种意想不到的困难。可是,刘雨周告诉中国青年报:“不后悔,我感觉自己独立了,这段生活足以纪念我们已经逝去的青春岁月以及不曾逝去的梦想。”

辞别国企“不后悔”

“重复、无趣、无聊”,这是刘雨周评价以前工作的关键词。即便现在比以前的工作忙碌、收入低、辛苦,他并不怀念以前的生活。

在国企时,刘雨周每天的工作内容是把公司最新的政策和下属营业厅的负责人沟通,一遍又一遍重复一样的内容。剩下的时间,他就是坐在电脑前百无聊赖地刷着页,掐着表等着下班。

同样在国企工作的杨亚致感同身受,他的职责是负责全公司的络维护,实际每天的工作内容就是搭线,唯一的区别是“在这个地方搭线和在那个地方搭线”,这样的工作他要干七、八年后才有可能晋升。虽然无聊,但他的同事都是如此,似乎没什么不对的。

只有在创业后经历过和合伙人吵架,杨亚致偶尔会怀念在国企时的人际关系。他从未和在国企时的同事吵架,相处气氛非常融洽,办公室内没有勾心斗角。他称,这是因为大家都在“混年头”,大家都清楚地知道几年后会是什么职位,以及伴随着职位的收入,工作质量不会影响晋升,偶尔有突然提拔的人也是因为有关系。

当时,杨越淇告诉杨亚致:“如果你在丝毫没有竞争的环境中待一辈子,你就完了”。

在国企、外企工作过的杨越淇认为,年轻正是需要尝试不一样的事情。他不担心创业会失败,也不担心自己找不到下一份工作。他说,“还年轻嘛,我不怕走错路,如果走错路也是积攒了很多东西,这些才是最难得的。”

一次,刘雨周在福建厦门旅游时发现一种小吃月亮虾饼,北京没有这种小吃。他把想要在北京开一家月亮虾饼店的想法和高中同学杨亚致、大学同学杨越淇一说,三人一拍即合,最初决定投资20万元。

如果依然留在国企,刘雨周始终有“在保护伞下苟且偷生的感觉”。在最初找工作时,父母和大多数人一样以“稳定”为由给他选择了国企,可在他看来,未来根本没有安逸可言,互联的颠覆让组织不再重要,人变得重要,以“占有”为目的的大公司优势不再。

刚创业就被骗了

在别人的质疑声中,他们选择了创业。然而,他们的创业经历如同游戏闯关一般,遇到了各种关卡,是一场“没有逆袭的非华丽转身”。

在租店面时,他们遇到了骗子,没有租房经验的三人在没见到房东的情况下就签了合同。当准备装修时,房东找上门来不承认租赁合同,为了让当时的签约者兑现承诺,三人天天从北京的各个地方到通州协商。可当时的签约者根本不和他们沟通,直接叫来了警察,三人的经历里第一次进了公安局。这让他们不仅赔了几万元,还在预算之外多支出了十几万元的转让费。

在国企工作时,他们的任务就是完成上级布置的工作,没有风险,刘雨周根本没想到“原来骗子是真的存在,与你没有仇怨的人也会骗你。”刚刚离开企业,三人就因为自己轻信别人,“被合法地骗了”。

正式开店后,他们不仅要应付顾客对这款新小吃的疑问,还要应付各个部门的检查。以店门朝那边开的问题为例,如果朝外开,城管部门会说他们侵占了街道资源;如果朝内开,消防部门考虑到着火时不方便他们推门,成为安全隐患。

渐渐地,他们学会了在这条街上的“经营法则”,解决店门朝那开的问题需要“打点”有关部门,听懂了检查部门话语里的弦外之音,“大”检查和“小”检查的不同就是“打点”金额的不同。

以前,刚进国企的杨亚致虽然在企业内从事的是较低层的岗位,但当拿出名片时,别人也会因为国企闪闪发光的名称而不敢怠慢他。可现在,杨亚致突然发现,自己和在路边摆摊的小贩差不多,“城管一来,我们和他们一样,就好像要把地上的东西一卷跑掉先躲起来再说”。

选择在冬天开业的小店遭遇了小吃业的普遍淡季,最低一天的流水只有170元,态度极其消极的三人爆发了争吵。

导火索是杨亚致没有及时转发推荐虾饼店的帖,刘雨周非常生气,8年的哥们儿情义中第一次放了狠话:“这不也是你的店吗?能不能干?不能干走!”重情义的杨亚致即委屈又伤心:“作为你的哥们儿,我这么累难道不能先休息一下吗?”

他们都感受到了从好朋友到合伙人关系的变化。平时,三人每天在工作群内给各位布置的任务常常完成不了,彼此推脱却又不好指责。

在杨越淇看来,国企内的工作规则是:我只完成我分内的事,不是我的事我不管。可在创业中根本分不那么清楚,一件事情谁看到了就谁做,谁都辛苦,可团队只在乎结果。

伴随着创业,三个小伙伴的感情生活也有了变化。

杨亚致的女朋友和他分手了,原因是创业后他都没有时间陪她了。创业之前,杨亚致的工作时间是朝九晚五,下班后回家吃饭,晚上就和女朋友逛街或煲粥。创业之后,他每天都待在虾饼店里,和女朋友的约会地点也搬到这里,本身就不支持他创业的女朋友为了见他不得不也泡在店里,时间长了就分手了。

杨越淇却在创业后找到了女朋友。中国青年报问他:“女朋友支持你创业吗?”杨越淇反问:“如果她不支持,她会成为我女朋友吗?”

这是一件很酷的事

如今月亮虾饼小店已走入正轨,成了不少美食帖子中的必去推荐。回想创业一年的艰辛,三人却异口同声地说“不后悔”。

刘雨周收获了经验。他称这是他看多少书都学不到的,仅租房子一件事来说,他现在就可以讲出各种条条框框,每一份合同他都会认真研究,“知识教会思考,经验教给你判断”。即便他觉得自己的考虑在大生意人眼中还是很幼稚,但他强烈地感受到自己独立了,不再向家里要钱了。

杨亚致尝试了新生活。在他的经历中,做家务、拿刀子、发传单从未出现过,如今他从零厨艺成为拍虾饼能手,在街上发传单也毫无惧色。因为做的是食物,所有的细节都要注意,打扫卫生时他也不再是拿着抹布随意擦擦就了事,不然卫生检疫不合格就是砸了自己的招牌。

杨越淇积攒了经历。偶尔朋友会和他调侃,如果不创业他现在会活得很轻松,以前的老板曾暗示他如果留在公司内会拥有稳妥而美好的前程。可是在他看来,想要创业的人很多,可真正付诸实施的很少,他能在年轻时冒险做这样一件“非常酷”的事情,“并没指望挣钱,只是想多一种体验,以后回忆起来也有值得说的东西。”

不为挣多少钱,可这段还未停止的创业生活带给他们的共同感受是——钱不好挣。在上大学时,刘雨周是出了名的换速度快的人,基本上每三四个月就更换一款时下最新的,现在他的是一款摔碎了屏幕的国产,连母亲想要给他换他都拒绝了,他的脑中会自觉地把所有商品的价格折换成“拍了多少虾饼”。

另一个感受是创业的辛苦。在外企上班时,杨越淇为了减肥还专门办过一张健身卡,可惜没去过几次,创业半年后,他发现自己不知不觉竟然瘦了近30斤。

回忆他们创业之前的生活,每天按时上班,工作内容是不断地重复,心中清楚地知道几年后会赚到多少钱、升到什么职位。这是父母给他们安排的好工作,符合父母对于工作“求安稳”的要求。对于这三位准90后的年轻人来说,这正是他们放弃国企、外企工作的初衷,放弃了一眼看到头的生活。

刘雨周结合身边同龄人感受说道:“我们这代人的父母已经奋斗成了有车有房,没有生存压力,可是那钱不是你的,花着心里不踏实,所以我们可能或多或少都有自己想要做些什么的想法。早一点跳出圈子多接受新鲜事物,会发现世界上还有很多其他路可以走。”

杨越淇建议,在作选择时不要仅按照大众的印象给自己的生活下结论,应当考虑好自己想要什么样的生活,应当及早对自己的人生进行规划。(陈璐实习生叶冰冰)

原标题: 3个小伙辞别国企卖虾饼:趁年轻攒些不一样经历

稿源:中国青年

作者:

制砂机厂家
BSCI验厂
木器腻子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
[[h@e}5 I2嚵nWs}>L#^:èc 9zJ69n1QkXrXys.}B/XR=.Bʟp88J>ӰA £)U7K_ ̻i [@SK_zLo {8HmkMmʀ۽yt_'Qe5L5Q(T3sL=dje*Ws\*.35V(8GRU \mT?+vY~#K[01suj$g@|kB8\Kԯ۠#Ϲ57{erEpVhIOGi7J"ݖ򊝵;Ovil>3 ##Ie:#QmλXןL3 ՛Mm!wmLu\ C-R6---N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