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旅游

连续2年不达标央企负责人下台引有色亏损大

2018-11-06 22:08:27

连续2年不达标央企负责人下台 引有色亏损大户辞任潮

SMM讯:今年以来,央企亏损大户的高管们出现了各种突然的大变动,被市场解读可能是在国资委的业绩考核大棒下,央企负责人在为亏损埋单。

比如,3月,上年巨亏82.34亿元的中国铝业(),两位未到任职期的高管执行董事、高级副总裁、财务总监刘才明和副总裁丁海燕公告辞职;7月,中远集团董事长魏家福辞任,下属*ST远洋()2012年亏损额达95亿元、近两年累计亏损超过200亿元;9月,中国中冶()董事长经天亮和总裁沈鹤庭双双请辞,该公司上年亏损额达70亿元。

2003年3月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成立,首任主任李荣融曾抛出一句令人印象深刻的话我要让他们(央企负责人)睡不着我才睡得着,如果他们都睡着了我就睡不着!他让央企负责人睡不着的办法就是考核。从次年开始,国资委对中央企业负责人的经营业绩分别进行年度考核和每隔三年的任期考核。

央企考核转眼历经十年,各大央企负责人也走过了三轮任期。2013年10月17日,国资委综合局局长刘南昌在其办公室接受财新专访,回顾总结了十年来央企考核的制度演变,称其使命就是要带领央企进行不断的管理革命。今年以来巨亏央企的一系列高管调整,是否来自国资委的压力?EVA考核成效几何?下一步央企业绩考核的重点和方向是什么?刘南昌对此一一作答。

【对话摘登】

央企从做大到做优

财新:回顾十年央企考核,主要有那些重要的制度演变?

刘南昌:十年来,央企考核制度经历三次修订、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2004年-2006年,重点是引导企业做大做强。2003年国资委接手时,央企数量是196家,企业利润总额3000多亿元,净资产收益率(ROE)才6%,而当时发达国家在9%左右。我们认为央企必须尽快提高规模和效率,以应对经济全球化的竞争形势。当时年度考核的基本指标是利润总额和净资产收益率两个效率指标,任期考核的基本指标里有销售收入等规模要求,同时还有国有资产保值增值率。

第二阶段是2007年-2009年,央企做大做强的任务没变,但更加关注企业的可持续发展、科技投入等。第一任期的考核强调做大做强,因此企业在发展过程中暴露出为追求规模和短期经济效益,对可持续发展不重视等情况。于是第二任期重点放在分类考核上,不同企业确定不同的指标。比如资源企业很重要的指标就是采储比。同时更关注企业短板,比如你成本控制不行,我们考核你的成本;你债务风险控制不好,我们考核你的风险管理。第二任期后,进入世界500强的央企从之前的6家上升到30多家,利润提高到8000多亿元,尤其企业的成本管理、精细化管理程度有较大提升。

第三阶段是2010年2012年,即第三任期,重点是做强做优,即要求企业的价值创造能力有显着改善,要把资源利用到最好,提升投资效率,同时不能再拼规模。这一阶段我们对考核指标做了大的修订,取消了ROE,改成了经济增加值(即EVA,税后净利润减去资本成本);同时取消销售收入这一规模指标,转为考核总资产周转率。

财新:考核结果如何分类评价?

刘南昌:央企负责人的薪酬分基本薪酬和绩效薪酬两部分,占比是4∶6。基本薪酬主要根据企业规模、历史情况、地区和行业工资水平等来确定,一般基本工资不高;绩效薪酬根据目标完成情况确定。考核结果划分为5个等级,A级企业绩效薪酬是基础薪酬的倍;B级企业是1.倍,C级企业则是.5倍,D级企业为倍,E级企业则没有绩效薪酬。

比如20万元/年的基础薪酬,最高可获60万元的绩效薪酬,但绩效薪酬不在当期付清,要留40%到任期结束,从2013年又开始改为30%。如任期结束各项考核指标都在C级以上则全部支付,C级以下还得按一定比例扣掉。

考核制度极大调动了企业领导人积极性。100多家央企第一任期时A级企业不超过20%,到2012年,113家央企有44家央企是A级,2011年则是46家。

财新:EVA的概念和利润相似,最大区别在于要减去股东的资本成本。国资委出台EVA考核的初衷是什么?

刘南昌:资本成本不仅包括生产经营消耗,债务资本成本或银行贷款利息,还包括权益资本成本,即股东所要求的最低回报。EVA考核就是要告诉央企,资本是有成本有纪律的,要追求效率。

EVA是一场管理革命。首先,它改变了对企业评价的游戏规则。2003年整个央企利润3000多亿元,EVA只有21亿元;到2011年央企EVA约4200亿元,2012年是3700多亿元。十年前只有17家央企的EVA是正数,现在绝大部分央企的EVA是正数,成为有价值的企业。

其次,企业经营走向理性。EVA约束央企回归主业,要求损益表和资产负债表并重,要有利润,投资占用的资产不能太多,且不能涉足高风险业务,所以要把握投资规模和收益的关系、短期收益和长期收益的关系。

我们鼓励企业做有可持续收益的投入,比如为鼓励加强研发,就在决算报表中明确规定,管理费用项上的研发费用以及确认为当期无形资产的研究开发支出,这两项视为研发费用全额加回算作利润。但也不能老投入,砸钱谁不会啊?所以我们辅之以资本占用考核。在EVA考核机制的鼓励下,央企科技投入平均每年增长40%多。

财新:不少央企在EVA考核下现出原形。推行EVA是否阻力很大?

刘南昌:企业总体是接受的,但斗争也不少。处于完全竞争市场的企业比较容易接受,而处于价格管制行业的企业就会争辩价格都不是我们定的,两头卡着我,还要求回报,那能做到?

另外,目标怎么定,企业和我们也有一个讨价还价的过程。博弈的结果是,企业必须满足国资委的两个不低于:不低于上年、不低于前三年,企业可以在这个基础上将目标定高或者定低,但国资委相应的激励也会不同。

资本密集、价格管控、规模较大的企业,对EVA考核起初是持保留态度的。比如个别企业的负责人就跟我们提要求说,能不能开绿灯,暂缓几年实施EVA考核?别看一些企业每年有上百亿元的利润,但用EVA算却可能是负值。

EVA考核让央企国企回归企业的本质,这是这些年最大的变化。2011年央企整体ROE是9%,2012年是8.2%,已和发达国家基本一致。

财新:下一步,EVA考核会做那些修正?

刘南昌:一是尽快引导央企在结构调整、转型升级上下工夫。比如在结构优化方面,央企退出过剩产业是有成本的,我们就允许这类企业的EVA可以低一点,但其他考核会跟上。比如电信行业的调整,就要求其新业务收入占比要显着提高;还有水泥行业的调整,要求其提高标号标准、减少能耗、进入新的建材领域等。考核目标有进有退,鼓励央企发展的效益更好、结构更好、抗风险能力更强。

二是引导央企国际化。目前央企的国际化收入不到20%,利润更低。所以下一步我们还是会鼓励央企走出去,同时尽可能推动央企少交点学费,引导企业搞国际对标,提高国际抗风险能力。

三是进一步深化分类考核。根据企业不同的功能定位、行业特点、发展阶段等,考核更细化、差异化。

四是在绩效薪酬基础上探索中长期激励,把短期利益与长期利益结合得更好一些。此外,资本成本率还要提高。

考核制度基本定型,不会有重大变化。考核办法在完善的过程中,我们既要看到天,对企业高标准严要求;也要看到地,与企业发展阶段相适应。以高标准严格要求企业,又不能太理想化。

财新:你提到引导央企走出去,目前很多央企的海外并购项目都陷入了困境,你认为国资委的考核导向是否有相应的问题?

刘南昌:海外投资项目失败有各种复杂原因,海外业绩考核的难度非常大。央企走出去是大方向,要支持,但步骤和配套措施需要慢慢积累。在这个过程中交些学费在所难免,也不要将企业逼到死角。但是,企业要完善决策机制,董事会的人要真决策、真对企业负责。

考核要动真格

财新:2012年度的十大亏损央企共计亏损了400多亿元。今年以来,亏损央企的系列高管变动是否与国资委的考核结果评价有关?

刘南昌:我不能说和国资委的考核是否有直接关系,我只能说,在当前大环境下,企业干不好,领导人就可能下去。2012年,D级的央企共有7家。

对于周期性强的行业,当总体形势好的时候,我们要求央企要比大势好;大势不好时,我们要求央企利润下降要慢一点,这是一个准则。处于行业下行周期时,国资委可以给企业一些豁免权,而且会和企业一起制定减亏目标,否则没法向社会交代。但如果连续两年完不成目标、且没有特殊原因的,企业负责人的考核可能是不合格的。

财新:国资委会否帮助企业减亏?比如拨付国有资本收益补贴给电力行业。

刘南昌:国资委不会管央企经营亏损问题,若亏损由企业造成,国资委还会有相应的惩罚措施。国有资本收益是另一回事。电力行业属于政策性亏损,国家不可能拿财政来补贴,所以国资委给了他们一些资金,以补贴其价格没到位的一小部分。但这部分资金不是白给的,也会纳入考核,属于资本占用的部分。

财新:干部腐败、安全事故等问题,是否会影响企业的考核级别?

刘南昌:国资委业绩考核主要是解决保值增值问题。针对腐败问题,我们会对企业上报的数据进行核查,企业有自己的外部审计,我们也会独立审计。如果我们发现企业的外部审计和企业一起做假,会将其加入黑名单。对于国资流失、重大违纪的,我们要扣分、降级处理。对于事故问题,不同的事故有不同的划分标准,若出现瞒报,企业就会被降级,但现在瞒报的情况很少。一般死亡人是较大事故,人是重大事故,30人以上是特别重大事故。一般企业的业绩总分是120分(不含考核系数),若出现重大违纪,安全或节能环保事故等,我们有扣分的减项,甚至降级。

财新:央企负责人的考核体系和流程是怎样的?

刘南昌:国资委综合局把设定的目标下达给企业,在年度和任期考核的时候,国资委有关厅局再对企业上报的数据进行核实;之后依据目标及核实情况对企业打分,确定企业的考核级别;然后再将考核级别交到国资委薪酬部门兑现薪酬,将考核结果送组织部门来确定该企业负责人的综合考核得分。

国资委的业绩考核在组织部门的综合评分中占50%权重,组织部门的评价标准包括德、能、诚、绩、廉等,而国资委的业绩考核考察的重点是其绩效。

我们每个月都会采集企业的一些数据,半年会对企业的业绩做一个小结。

财新:为什么每年国资委只公布A级企业?

刘南昌:B级以下不公布,主要是考虑到企业负责人的面子问题,以及央企上市公司的融资影响。考核的目的是调动人的积极性,而不是要鸡飞狗跳。让企业每年、每个阶段有进步,能看到阶段性的成果,他们就会有动力。

财新:你怎么看社会上对国企的一些批评,比如垄断、效益低下等问题?

刘南昌:央企虽然没达到一些民企或国际企业的管理水平,但不可否认现在企业效益方面进步很大;而对国企靠占用国家资源、靠垄断才发展壮大的问题,如果真是这样,那2003年之前为什么国企不行呢?那时候垄断更加厉害。比如土地,以前确实有国有划拨地,但现在国企70%-80%都上市了,土地获取和其他企业是一样的。电、电信领域的确存在垄断,但其垄断是自然形成的。央企是国家队,竞争对象不是民企,而是国际大鳄,只有把大的国有资本搞活,才能和国际竞争。

对于很多人都回避的薪酬问题,我不回避。这十年,国企负责人的薪酬水平其实没有过度增加,尤其一线职工的工资很低,真正得利的还是国家。去年央企税收1.8万亿-1.9万亿元,利润1.26万亿元,税收高于利润,税负也比民企高出1倍多。今年央企的整体税收可能超过2万亿元。我们还是要坚持市场化方向,对央企负责人按劳取酬、按贡献取酬。

财新:今年国资委为央企定下了全年利润增长10%的目标,并派出保增长工作小组进驻巨亏企业督阵。从半年报来看,十大亏损央企上半年净利润亏损同比下降了89.22%,但一些央企减亏或转盈主要依赖于不良资产处置和房地产业务的增长。如何看这一现象?

刘南昌:国资委对EVA考核方法的调整,有利于加速央企处置不良资产。今年以来,企业为突出主业做强做优,清退处置获利低的资产所得非经常性收益,在计算EVA考核值时可不予剔除,此前是进行减半计算。这的确意味着央企今年对这类资产的处置步伐将加快,会成为全年利润贡献的重要部分。

本刊吴静、特派香港王端对此文亦有贡献

电捕野猪机
昆明焊管
求购五谷杂粮磨粉机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
[[h@e}5 I2嚵nWs}>L#^:èc 9zJ69n1QkXrXys.}B/XR=.Bʟp88J>ӰA £)U7K_ ̻i [@SK_zLo {8HmkMmʀ۽yt_'Qe5L5Q(T3sL=dje*Ws\*.35V(8GRU \mT?+vY~#K[01suj$g@|kB8\Kԯ۠#Ϲ57{erEpVhIOGi7J"ݖ򊝵;Ovil>3 ##Ie:#QmλXןL3 ՛Mm!wmLu\ C-R6---N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