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生活

我们回不去了一

2018-11-01 01:43:17

我们回不去了(一)

01年十月,南方的城,空气微凉。

黎宴一个人站在新建的女生公寓楼下,看见满树盛开的桂花。这是一个潮湿的城市,夏天灼热,冬天阴冷。每年有两次梅雨季节,从里到外都散发着一股阴靡的霉味,四季变化弹指即过。

宿舍里的女子大都生在南方,相貌平常,性情温和,言谈举止尽显水乡女子的柔媚。唯有黎宴和林夕长在北方,性情耿直,怨憎分明,举手投足已露北方女子的豪爽。

林夕是个骄傲张扬的女子,颜色出众,聪慧过人。喜欢坐在宿舍的阳台上听黄梅戏,有一把精致的琵琶,偶尔兴起会弹奏一曲。黎宴不喜欢林夕,亦算不上讨厌。生活中总有一些事,一些人,站在莫能两可的边缘,无从细究,林夕便是。

林夕有个名唤温良的男朋友,喜欢站在女生楼下等林夕吃饭。比起另外几个整日对着穿衣镜,在脸上精雕细琢的女生而言,林夕要省事很多,她经常直奔楼下。

向来黎宴不喜过于繁杂的事物,这样张扬坚持的女子,令黎宴心安。

2

林夕喜欢拉着黎宴去足球场看温凉踢球,看到兴奋处,她会在看台上高呼温良的名字,心无旁焉。那样青春逼人的一张脸,衬的南方整个城市的天空都变得明媚无比。

温凉是个高高瘦瘦,眼睛细长的男生。说话的时候,带着南方人特有的饶舌音,笑起来唇角扬起两个浅浅的酒窝。黎宴不曾见过那样一双好看的酒窝,那样的浅,浅到只消一滴,令黎宴的心便可以醉的不省人事。

第一次见温良,他站在绿茵茵的草地上冲林夕挥手,夕阳在他的身后染了一层好看的橙色。良久,他穿着蓝色的球服满头大汗的跑过来。站在黎宴对面,抿起嘴微笑,伸出细长的右手,温良。他唇角绽开的酒窝,清新的仿若一朵盛开的莲花,令黎宴的心莫名欣喜。

黎宴微红了脸,淡笑伸出右手,黎宴,朋友们叫我宴子。

那个秋天,南方的城飘满浓烈的桂花香,绿色的足球场成了黎宴远远观望幸福的看台。黎宴藏着满腹心事,像个虔诚的佛教徒,朝着爱情降临方向,日日朝拜。

3

02年夏末,林夕突然的开始身体不适,整日整夜吐的翻江倒海。

黎宴站在洗手间门口,靠着白色的玻璃窗,装作不经意的问,他的?

林夕不做声,抬起头看着黎宴很幸福的笑。灯光斜洒在她柔美的脸上,可以清楚地看见细小的金黄色柔毛,清馨俊雅。

隔日黎宴和林夕去图书馆找资料,出了图书馆大门,林夕脚下一滑,整个人便从台阶上翻了下去。黎宴看见她苍白的脸在脚下一晃而过,微微隆起的腹部重重的撞在坚硬的大理石台阶上。有大团猩红的液体荡开在她纤细的身体下面,似这个城市盛开的杜鹃花,忧伤,绝望。

林夕失去了孩子,同时失去的还有这一生做母亲的权利。那一年林夕21岁,女人桃红柳绿的年纪。

温凉自林夕出事后再也不曾露面。那个恬静阴柔的男子,悄然退出了黎宴和林夕的生活,再也寻他不着。黎宴去男生公寓找他,被告知温凉不回宿舍已多日。林夕的母亲在林夕住院后第二天赶到了学校,那个面容决绝的女子,掀手就是一个巴掌,脆生生的落在林夕脸上,震的黎宴耳膜嗡嗡作响。

林夕骄傲的昂着头不发一言,她的眼神是令人不安的平静和淡然。

4

十月,林夕被学校开除,因为她不愿说出孩子的父亲。她说一切因她而起,就该由她来承担。她骄傲的站在女生公寓的天台上,指间燃着白色的女士香烟。细长的眼圈在她精致的五官前,行云流水般缓缓散开。

她说宴子,你喜欢温凉对么?

黎宴抬头,迎着林夕犀利的目光,轻叹一声,喜欢又怎样,不过一厢情愿。

林夕苦笑,若不曾生了这场变故,他定还是你心美好温情的男子。

黎宴淡笑,或许吧。谁能保证爱情真的就是天长地久呢?

林夕丢掉燃了一半的香烟,黎宴太骄傲的人,往往会输给骄傲。

黎宴轻笑,可以当作是你对我的忠告么?

林夕不语,眉心拧做一团。泪水在她微红的眼角转了一圈,又硬生生的逼了回去。对面的池塘,生了几朵清秀的莲花。林夕凝望着城市上空湛蓝的天空,似有满腹心事,却无从说起。

5

林夕离开的那天,小城下起了大雨,铺天盖地。黎宴举着蓝底白花的双人伞,站在学府路空寂的广场上,目送林夕拖着黑色的行李箱离去。她细长的高跟鞋,轻叩在坚硬的水泥路面上,骄傲从容。纤细的身体,笔直的挺起,如一只步履优雅的天鹅。

那一刻黎宴明白,骄傲的女子,纵然输了,姿势依然是骄傲的。

林夕走后,黎宴开始反复的做同样一个梦。梦里林夕纤细的身体,躺在大簇盛开的杜鹃花从里。她那样绝望的望着她,她伸手去拉,有猩红的液体四溅开来,满脸满身炫目的红。惊醒时,脸上有残留的泪水。

林夕骄傲的背影,在黎宴的视线里固执的漂移。她单薄的身体,隐在绚丽的红色里,海藻一样的长发似生了翅膀的蝴蝶,轻轻的飞舞。

青春以一种决裂的姿势急促告别,每一个人都走的义无反顾,良辰美景也被岁月风干成一张泛黄的照片,其中的人渐渐模糊难辨,继而的消失不见。南方的城,少了两个人,便成了一座空城。

爱情这味药,用情至深是毒,薄情寡义是水,两情相悦方为甘露。黎宴的那一味,饮了虽不足以要了性命,伤及五脏六腑终究难免。

女生楼下妖娆火红的杜鹃,转眼便成了郁郁葱葱的绿叶。南方的冬天,悄然而至。[1][2]

荣誉资质
山楂苗批发
工程车辆洗轮机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
[[h@e}5 I2嚵nWs}>L#^:èc 9zJ69n1QkXrXys.}B/XR=.Bʟp88J>ӰA £)U7K_ ̻i [@SK_zLo {8HmkMmʀ۽yt_'Qe5L5Q(T3sL=dje*Ws\*.35V(8GRU \mT?+vY~#K[01suj$g@|kB8\Kԯ۠#Ϲ57{erEpVhIOGi7J"ݖ򊝵;Ovil>3 ##Ie:#QmλXןL3 ՛Mm!wmLu\ C-R6---Nv[---->